浓汤蘑菇

我这个心态也是很需要治。无论刷微博、刷lof,总是害怕漏掉害怕错过,潜意识里觉得“没看到”就是很大的损失。
说不定这是“新人”的适应障碍,且得颠颠,但颠颠也就好了。
可我又隐约能感受到这背后的问题。
按理说自媒体越发普及的时代,所有人情绪层面、创作层面的表达渠道是很通畅、方便的,在我喜欢的圈子、领域里,这就能保证每天都有大量信息产出,因为我亲自对个体们选择了关注,就意味着这些信息绝大多数又有以我本人的兴趣为连接点的共同点。于是每天从这些信息中取得“获悉”、“阅读”、“思考”的快感(感官的刺激也许是加倍扩大的),确实很愉快,也有动力。
可若总是觉得这次刷新和上次要是没接上就亏了,又会带来很大麻烦,做这些喜欢的事就会复杂许多,耗费的时间也更长。
我也知道这不必要,很多东西并不是我“必须”知道的,从哪种层面讲都不是。
我想惶恐、怕失去、怕错过的最初动因当然是对眼下这件事曾产生的快感的眷恋,比如说有趣的微博、好看赞叹的同人文可以在一些时刻填满我的大脑,激发我对人发狂般的喜欢,或是佩服后打开新角度的思考,或是学到新知识新观点的雀跃,总之精神乐得享受这溯洄探索。
但久而久之拿得起放不下这种心态怕是在说明,自己内心还是太虚了。一方面是内心体系没有建立,还得靠与外界的碰撞、冲击、吸收、磨合去测试捕捉飘忽的观念和态度,另一方面自己没有足以满意的审鉴、创作能力,总感觉想学的东西太多,太多人也都可以当我的老师。
既不能明确把握自己的喜好偏向,又不想放弃每一个机会获得新知,全世界都成了我的学习范围,全世界都是考试重点。
而且这个范围还在不以我意志为转移地持续扩张,更没有止境。


一路阅读和思考下来,惊喜和刺激不少,但总奇怪是我天生记忆器官有缺陷吗,看过的太多故事、写法、用词、思想、态度都记不住,想用的时候一个也调动不出来,当时的充实感都变成了海市蜃楼的模糊画面,似乎痕迹淡到可以认为不存在。
说是在阅读中找自己塑造自己,可我发现自己怎么总把心仪的模子丢掉。到头来我还是那个进化不了的、没有形状的我。
是应该再重复重复吗。大多数信息确实是快餐式消费掉的,能回头反嚼很不容易。


这两天老是问自己到底要成为什么样儿的人。对我知道这类似考清华还是北大的托腮闲思,没有几个人能完全成为自己希望的样子,优秀一些的也只是成为了想象中的自己和外界要求的自己中和一下的样子。但“我希望自己成为什么样的人”,这个命题,哪怕永远没可能兑现,也有它束之高阁而存在的意义。


有些可笑,上面的问题还没想出来个参考答案,又开始操心“如果我怎样怎样了,到时还记不记得要成为这样的人”这一命题。我的假设画面便是,如果我做成了现阶段该做的事,可能就被磨砺得早忘掉了现在的原则和坚持,于是我又和之前那个什么观点也没读过、什么神人都没见过的傻蛋没了区别,只是考过了几场俗世的试,利禄的争夺上取得了几次胜利而已。而我又很怕那样。


我不知道这种操心是多大程度上的多余,毕竟假设成立的诱发条件我都还没具备,怎么就惴惴不安地害怕起有一天自己会忘掉现在的一切努力,建设过的精神世界崩塌回茹毛饮血的远古时代和别人无异。
或许这两者间并没有必然联系。
而俗世的试我又必须要考,利禄的饭碗也早晚要争。眼下前述两件事我并不擅长。

wps有毒。


用过这个之后就不想再打开word了。


 


九月到现在,看了数不清的b站视频,lof上撸过无数篇文,通过微博舔了成千上万张jpg、GIF、秒拍,用小号转发了1996条微博。其间经历了早上五点半定闹钟抢网下载头一晚的伪装者,重新买来钢笔墨水手抄编剧老师的判词、乌托邦女神的名篇江河万里,在图书馆捧着手机多少次泪崩成神经病,又在一个人去吃饭的路上内心被莫名而坚定的力量充满、走路也带着笑意,在微博开了小号只是为了不被大家嫌弃放肆刷屏呐喊,整合出乌托邦和人间抽风客两位太太的文打印出厚厚的一沓飨足地在宿舍翻看,入手了人生第一本同人文小说,买了一大摞杂志它们的共同主题是里面有同一个男人,爬过一道道墙头去看了这个男人在其他戏里的cut,会在喜欢的po主lo主下留言也可能混了个眼熟,在粉丝圈乱糟糟地喊心疼和撕逼时冷静地整合自己的看法,默默地对有些人抱有崇拜式的好感,觉得一些姑娘可爱,再看着一些人,觉着熟悉,笑笑不说话。


 


这一学期的日常恐怕都能概括成“伪装者及其衍生周边”。


 


有时候觉得自己蛮花心的,看上一个是一个,旧爱永远都被按着头就给新欢让了路,也许每一次都觉得这回喜欢的人帅得不一样,当时那刻的感受恐怕是,全世界就他了,他最好。


你看,我还是没长大,没成熟。


 


可是这次呀,好像……是躺在坑底里了呢,越挣扎坑就刨得更深了。


 


小王是我后半年最大的收获。(此处手动对不起法鲨一美抖森刘烨和小井,爱过,也依然爱。


热情褪去之后是什么感受?好像也不是觉得当时蠢,看旧爱也不会异样尴尬不舒服,不过非常直白地面临到“就是过去了”这种事实。


小王也是个有毒的人。


8月份我应该借着北平赞叹过他的颜,翻了他的微博,较早他人一步地成了伪装者和琅琊榜之前他的微博粉丝。记得他po过自己在机场的照片,短裤墨镜檐帽,当时的感受是妈的这人腿可真细,粉丝不太多呢,微访谈倒是做得很细,咦微访谈里好像也有提到刘烨呀。伪装者播出了他的微博都和收视率有关,提醒大家去看戏,芒果台放过胡歌对他送生日祝福的小片段,我借着老胡的颜ky着俩人戏下应该也不错的关系来回看了好几遍,看三人在芒果采访花絮能感受到他和老胡粉丝多少的区别。当然,大哥的微博也有视奸过,最深的印象是,这人有娃了,有……娃……了……(回音渐退.avi


现在想来当时自己很确定的一点是这俩人要热闹一阵儿了。只不过是对戏的正常估计,平台在那儿,合作规格也不错,怎么着都会涨粉儿,是和工作就该拿酬劳一样的必然。


没想到是如今这个局面(笑。最没想到的是自己也折腾进来了。


 


前面说自己在看人上是个很滥情的人,觉得一个人好对他有好感甚至到很喜欢并不很难,总之不是那种好难打动好难征服的性冷淡口味,基本上面儿上的东西,得体,留得住个性,网络时代嘛,再有点故事和必要的颜,没有特别辱没三观的事儿,这人我就能接受,不会抗拒他的信息和作品。而这两年对“会做人”的小伙大叔,又格外青睐,而已。但跨过15年后,开始发现,在小王这儿,我做了些以往绝不会做的事,简单来说,有点儿像,在追星。


 


小王到底多么有毒?差不多从他30万粉开始眼见着这个人粉丝586万,看他在采访新闻中并非绝对主角到现在自己的名字成为标题、话题,看他的粉丝群体壮大起来各式各样的非官方粉丝组织成立,投票、资源、出席活动、衣着信息、高清修图每天都更丰富,(粉丝也是花样会玩,话题配合得像要坐窜天猴),看他微博的内容有了小鲜肉们那种定制式的撩粉格式,和重要的品牌、官方已经迅速合作,最直观的刺激是,多少网络上的熟人相继跌坑投入每天啊啊啊疯狂舔屏搞产出的队伍,那些人明明是你大号里的一起蹲欧美超级英雄电影的同好啊!


 


小王这后半年一定过得非常……呃,奇幻,尤其跟前半年再对比下。忙得不着地儿、发生大翻转、太多事情现象涌现、资源宽了、要权衡的东西多了,我要是他啊,感受应该就是“我超兴奋的”。


好歹也是四个多月粉儿了,逐渐想明白了这种信息获取方式下,再喜欢一个人,一个被推出来不是自然现象而存在的社会人,喜欢的也是他工作的状态,即便大家不停地说他的细节多么暖多么动人,我还是把这些都归入工作内容中。


像是一个悖论,你认为自己喜欢的永远是你其实无法看到的那一面。


 


想来和小王的相遇其实很早。


陈家明。


我这个年龄的人应该都会对丑女无敌作为一部电视剧有印象,毕竟“湖南卫视自制剧”这个宣传标签看来在我脑海中植入得非常成功。而陈家明又绝对是认知成长阶段“闯入者”的存在,打破的应当是对来自生活的性别区分的认识,所以留下很深印象并不奇怪。这种印象表现在无论何时提起这部剧,林无敌和陈家明,都是两个脸谱鲜艳的形象,其余角色剧情,也不必一定要回忆起来。


而后应当是知青。新神是错过了并且至今也没打算补(真诚地希望有一天能回来打脸。知青在电视上播出时一定有搜过演员信息,然而那时没能留下印象,对此只好说声感谢今天的审美,让我有机会欣赏齐勇在小王表演生涯里独树一帜的糙汉美。


接下来就是北平了。后来曾不止一次地回忆起虽然正式看北平是在暑假,可第一次看到北平里的小方绝对要早上一年不止,是崔叔被马汉山处决后那场。想到此处我又想问问自己一向自诩对好看的人敏感的你是怎么做到那时全程冷漠地错过了既穿着白衬衫又掏了枪还秀了手红了眼的小方。居然对这样一个人坐怀不乱地把持住了并且这场戏过去,程煜、陈宝国老师和孙秘书脑海中都能还原到帧位却给了小王失忆级冷漠,巨大的费解。


所以我只好把后半年和他的相遇,当做是缘分,一场弥补前面多次错过的重逢。可错过又不能算作遗憾,那时的你们明明就不对盘,因此只有感谢相逢前的千山万水,都值得。你值得,我也值得。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拿到了。一桩心事已了。谢谢太太和好多人。有很多书需要读。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